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新冠、高通胀与大罢工劳动力短缺让欧洲“复苏”举步维艰

  新冠、高通胀与大罢工劳动力短缺让欧洲“复苏”举步维艰随着欧洲多地新冠防疫政策的进一步放松,多国的生产水平和市场活力正慢慢恢复到疫情暴发之前的水平。然而,首先迎接欧洲的并非是其期待已久的“疫后复苏”,而是不断加剧的劳动力短缺。

  在欧洲航空业,这一问题尤其严重。从今年年初起,人们就纷纷展开“报复性旅行”,以弥补在疫情期间“失去的假期”。不过,狂热的旅游消费并未带来令航空公司盆盈钵满和就业市场重振生机的双赢局面,严重的人员短缺和劳资纠纷、接连不断的大罢工和频繁变化的防疫措施,种种因素使得数百个航班取消、机场陷入严重混乱,欧洲正面临着进退维谷的劳动力难题。

  事实上,该问题自新冠疫情暴发初始就引发了广泛关注,根据英国人才中介公司任仕达(Randstad)的调查研究,截至2022年初,欧洲已有超过120万个空缺职位。到2030年,全球预计会出现8500万名劳动力的空缺。

  新冠无疑是最主要的因素。世卫组织今年5月6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2021年12月,新冠疫情在全球直接或间接造成约1490万人死亡,其中84%发生在东南亚、欧洲和美洲等地区。英国《金融时报》曾在今年4月报道称,根据英国的一项研究,该国由于长期健康状况不佳而不工作的人数猛增了20万,而四分之一的英国公司表示,新冠后遗症是主要原因。多数因感染新冠而住院治疗的患者在5个月后仍没有工作,而政府尚未明确这种情况应当被视为“残疾”还是“职业病”。

  此外,新冠大流行还带来了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同时导致了工人对职业期望的转变。在裁员和停工的压力之下,“保持健康和平衡生活”的工作成为首要选择。美国求职网站Monster的数据显示,有92%的人愿意在必要时更换行业。

  自疫情暴发以来,欧洲航空业整体上已损失60万个工作岗位。现年56岁的机场安检员玛利维尔(Marivel)对路透社称,几乎没有年轻人留在这个“责任、压力如此之大,却拿和收银员一样工资”的岗位上。在德国,许多机场的地勤工人已经转行到亚马逊等在线零售企业。针对人员流失,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负责人沃尔什则认为正是英国“新冠政策的频繁变化”阻碍了员工招聘。

  除了新冠疫情,薪资显然也是不可避免的话题。持续的劳动力短缺已经在世界大多数地区形成了一个由劳动力候选人驱动的市场,许多雇员和求职者都要求提高工资和改善福利。然而,由于英国等欧洲国家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超高通胀,工人的工资上涨可能仍不足以覆盖生活成本的上升。罢工运动因此持续不断。

  根据彭博社6月10日报道,由于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的罢工,法航、荷航在一天内就取消了85个航班,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的罢工人数更是戴高乐机场的数倍之高。近日,英国铁路也爆发了3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行动,英国铁路、海事和运输工会(RMT)表示,在未能与雇主就薪酬问题达成协议后,该工会计划在6月21日、23日和25日带领5万名工人进行罢工。

  目前,史基浦机场已向15000名机场工作人员发放每小时5.25欧元(约合人民币36.96元)的夏季奖金,对领最低工资的工人来说,奖金因此增加了50%。德国、法国、荷兰、西班牙等多国的机场也已尝试为“推荐朋友来此工作”的工人提供奖金和加薪。然而,工人们认为这“远远不够”。据路透社6月19日消息,巴黎已有一家机场的工会呼吁在7月2日举行罢工。

  与此同时,外劳的减少使得劳动力更为短缺。资料显示,移民工人约占全球劳动力的5%。新冠流行以来,欧洲各国制定了更严格的移民政策以控制疫情在其境内的蔓延。路透社报道称,任仕达提供的数据显示,仅2020年一年,新冠和脱欧等因素相结合导致进入英国的净移民率下降了90%。

  至于目前,欧洲多国一反两年前疫情初始对移民工人的“打压政策”,正试图开放移民来补充国内的劳动力空缺。西班牙包容、社会保障与移民大臣何塞·路易斯·埃斯克里瓦·贝尔蒙特(José Luis Escrivá Belmonte)6月3日表示,西班牙计划放宽外国人的工作许可规则,以解决威胁其经济复苏的旅游业、建筑业等行业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与航空业类似,西班牙的旅游业出现了强劲的反弹,但服务员、清洁工等职位仍“供不应求”,西班牙政府也将这一问题定性为“整个欧洲的问题”。

  除了航空业、旅游业外,制造业、物流和医疗是预计受到劳动力短缺影响最大的行业。

  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前,就有专家预测制造业的全球劳动力短缺将超过800万人。今天,制造业受到了更为严重的冲击。老龄化、技术差距(缺乏足够掌握新兴技术的工人)等因素也影响着制造业领域的劳动力问题。物流方面,司机的缺口正不断扩大。目前,英国约有10万名卡车司机短缺,而由于德国的卡车司机多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自今年俄乌冲突激化后,目前德国也已出现约8万名司机缺口。

  由于新冠疫情的长期持续,医疗行业的工作压力明显增大。任仕达的报告显示,英国有57%的护士正考虑离职。国际护士理事会也对愈发严重的医护人员离职现象做出警告。

  劳动力短缺问题已经在几乎大半个欧洲席卷、发酵。除了阻碍经济复苏,新兴技术的落地也受到了影响。一项新的研究显示,64%的组织将劳动力短缺列为实施新技术的头号障碍,而在2020年,这一比例仅为4%。

  回到目前矛盾最为凸显的航空业,据悉,欧洲航空业的行业领导人们将于本周前往卡塔尔参加峰会,而其中一个重要的主题正是:谁将对公司、机场和政府间的混乱负责。咨询公司Aviation Strategy的管理合伙人哈尔斯特德(James Halstead)说,现在有很多争论,每一方都有错,但“没有一方能应对需求的复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